这条致癌已过期

某不著名超气人咸鱼画手
一度妄图咸鱼翻身【然后粘锅了】
【在邪恶混乱的边缘反复试探】
【日常放飞自我】

【我们冲上去劫了九头蛇的货车】
【在一个上锁并且备注为资产的柜子里】
【锁着一个衣衫单薄的男人】
【铁链将他牢牢固定在狭窄的柜子中】
【他迷惑的盯着我】
【“……任务?”】
『恭喜巴基出柜!!!!!!』

【惊醒】

我这种人竟然过百粉了!!!!!快庆祝一下!!!!!!!
【我会给每一个关注我的人打招呼】
【原来我已经打了107个招呼了!】
(↑你不会掉了谁吧!!)

盾冬A【什么巴基变成女人了?】
盾冬B【什么巴基可以怀孕了?】
盾冬C【什么巴基和队长有孩子了?】
巴基【什么孩子……?】
队长【发出兔子叫】
――――――――――――――
放个群宣
漫威的我们啥事都搞:
738448861

【被洛基变成女人后有了做饭的自觉???】

【??】
【你的子民说你爱吃糕点。】
【谁?我回去就开除他。】

【由光】

由光(上)
吸血鬼和幽灵设定
『当幽灵吸收足够阳光便可以显出实体(时限为太阳升起至落山),当吸血鬼被幽灵附体,身体各项体征趋于正常人。』
攻受无差

(如果人设崩坏请友善提醒!)

准备好了吗?!

出发!!!↓↓↓
――――――――――――――――――

小镇处在混乱崩溃的边缘。

每个夜晚都会有狂欢的暴徒和嗑了药的疯子在街上晃荡;

抢劫和赌博几乎全在白天。

呵,恶心至极的强 奸犯则不分日夜。

小镇的白天很长,真的很长。

因为阿波罗格外喜欢这块废墟,好像这镇子满足了他的猎奇心理,因为这里的人堕落,暴躁,混乱。对外界的索求毫无节制,近乎要将这方土地榨干。 

伊万抱着腿坐在地板上,靠着床,正朝着窗。

头半歪着,睡得正香

一小块白光俏皮的扑在他脸上,

他白色的睫毛颤动着,瞬间睁眼,紫色的瞳孔猛缩

“啊……!”吸血鬼被这没一丝温度的白光灼伤了,

然后,发现了坐在窗台上的客人。

他迅速的跳到阴影中熟练的从枕头下抽出手枪对准窗台上的不速之客,脸上冒青烟的伤口飞速愈合

“sh*t,你是怎么进来的?!”

“你看见我了?!”金发的青年高兴的从窗台飘了下来

……飘??

“咳咳!我一直在这儿,只是今天我没有为你挡光…”

窗……窗帘精??

“嘭――”

伊万为了证实自己大胆的想法一枪打了过去,子弹本着物理原则飞了出去,本着设定原则穿过了青年的胸腔,本着尊严直接击碎了玻璃

“啊――!!!!!!!”

于是楼下路过的群众很配合的尖叫起来

青年盯着勉强挽留了几块碎玻璃的窗框,低声嘟囔“不过是昨晚忘关窗烫了一下吗?火气这么大??”

“你到底是谁,能滚出我的阁楼吗?或者我把你扔出去。”

“好歹我们也做了二十多年的室友啊!我帮你拉了二十多年的窗帘!!!”

“嘭――”

又一枪

“别浪费子弹了傻 缺大鼻子。”

“去你的金毛大傻 子,二十多年室友怎么回事?”

金发的幽灵眼镜下那双亮晶晶的蓝眼睛眨巴眨巴,毫无仪式感的自我介绍到

“我叫阿尔雷德·F·琼斯,是幽灵,你这二十多年的窗帘全是本英雄拉的。”

我叫伊万·布拉金斯基

我今天发现我有个同居二十多年的室友。

真他妈的是个伟大的发现!

“……”

“……”

“……”

伊万仍举着枪思考着:

我该回什么

早上好吗?你今天喝血了没?

“阿尔弗雷尔……你一直和我住在一起?”

“阿尔弗雷德!英雄的名字要记好。是的,一直,在你变成吸血鬼第一次被烫伤时英雄就在默默守护你了!”他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

“……………………嘭――”

再一枪

“你特么枪是走火了?!”阿尔瞪圆了好看的眼睛盯着黑洞洞的枪口

“没有”吸血鬼摇头“我只想知道你这鬼样子怎么拉得窗帘。”

吸血鬼接受能力是真的强大,他居然在试图找到逻辑漏洞。

“就这样”阿尔身体变得更加透明,双手颜色越来越深,然后他咬着牙,一头汗的拉上了窗帘。

想到阿尔二十年来就是这样费劲的帮他拉上窗帘
……吸血鬼一点也不为所感动

“我看见你心脏了”吸血鬼舔舔久未接触鲜血已经干裂的唇

好像还对阿尔的肉体图谋不轨

“我没有血!驳回。”

“你能把另一边拉上吗?”

“驳回,我现在必须接触阳光,要不然身体会消失,变成原来那样的!!”

“我现在就要拉上那半边窗。”

“NO!停下!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

――――――――――

“所以为什么要来这?”伊万裹得严严实实,打着黑色阳伞,墨镜下的眼睛不适的半睁着,冒着紫色的怨气站在快餐店门口“你又不能吃。”

“我真的很想来这里,这里的汉堡和圣代我看你吃过!但是你后来就没有买了……”

“嗯,你现在到了。现在的我没有正常味觉,吃甜品是苦的。你去吃吧,再见。”伊万把围巾往上扯了扯,转身欲走

伊万仍不接受这个事实,他去快餐店买了草莓圣代和汉堡,他的味蕾需要刺激,甜和辣,酸和咸。小心翼翼的咬了口汉堡,没有味道,他像是酒吧门口饥饿的乞丐大口大口的咀嚼着食物,没有味道。他吞咽,他恶心,他吐的一干二净。他手颤抖着,喂了自己一勺快要融化的圣代。苦,要命的苦。伊万仍一勺一勺的吃着,他要逼自己吃完,口腔里全是苦味,这没有任何用,他知道,这只会让他残留的一点人的温度消失,摸摸凉透的唇,他笑起来了,看啊,他永生了;看啊,甜是苦。 

“太戏剧化了!:)”他躺到窗前

没吃完的圣代倒扣在地板上,添加了色素的果酱像血一样混杂着灰尘流到地毯上

阿尔弗雷德站在窗,光穿过自己的身体没有任何影子。看着躺倒在地上的男人又哭又笑任由太阳灼伤自己,阿尔心里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深呼吸,用虚无的手一遍遍去试着去拉上那并不怎么厚重的窗帘。

“我有味觉!你可以让我附体!”

“这不可行,你也许只想占领我身体,你会杀死我,万尼亚不会相信你。”

“我干嘛要占你的,晒太阳都做不到。”

“谁知道呢?”

“……你死不死都没有意义吧,不如赌一赌,试试这一次,这可是人的感觉啊。”


阿尔接管身体的感觉很奇妙,感觉……很暖和,感觉自己有体温。

当甜丝丝冰淇淋消失在喉咙,伊万感动的差点对着老板哭出来

谢谢你!!糖真的太多了!!我太想念了!

老板看着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男人一点点品着圣代,好奇的凑过来

“冰淇淋怎么了吗?我糖放太多了?”

“不是,谢谢您的糖!太多了!!!”

看着他幸福的样子

老板还没有来着及发出你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吧的声音就被一枪干倒在地

随即发出杀猪的惨叫

抢劫的人一下掀翻了柜台

有人爆发出欢呼声,不是同伙,是看热闹的

那人下一秒当场“牺牲”了

多么好笑

伊万选择和阿尔继续吃冰淇淋

劫匪将柜台洗劫一空

伊万选择和阿尔继续吃冰淇淋

劫匪要所以人交出钱包

伊万选择和阿尔继续吃冰淇淋

劫匪要伊万放下冰淇淋

伊万选择和阿尔继续吃冰淇淋,

才想起给店长叫个120,谢谢他做出这么美味的冰淇淋,一点也不苦。

劫匪用枪抵住伊万的头

伊万选择和阿尔继续吃冰淇淋

结果阿尔选择A上去

当阿尔从伊万的身体爬出来时,抢劫犯腿一软,起哄的人质瞬间安静了。全场只能听见快死的店长骂了句“靠,真他妈见鬼?!”

是的,先生。货真价实的鬼

。两只。

阿尔使用了『幽灵·虚无一击』

拳头穿过了劫匪,
虽然没什么感觉,可把人吓得够呛

“英雄不会让你伤害任何人的。”
阿尔挡住劫匪

伊万遗憾的看着半杯冰淇淋
只希望那边早点完事儿

劫匪颤抖的开了一枪

子弹本着设定,穿过了阿尔,打中了伊万

伊万额头卡着颗子弹把劫匪脑袋按进马桶里的样子太过好笑,阿尔没忍住AHHH…的笑了起来。

――――――――――――――――――

没想到吧!我开坑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另外感谢你能看完!
I♡ ̄︶ ̄)

  

【原台词我笑爆(ಡωಡ)hiahiahia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诶嘿*罒▽罒*】
【在哥哥的安利下,觉得这对好甜啊】
【※摸个鱼】
【刚刚入,还真是很迷……】

【同志们,我带梗回来了】
【有哪个同志愿意接下此梗?】